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回归对人的关怀

发布时间:2013-11-18 点击量:3379

            

                                来源:长江商学院《长江》第33期   作者: 罗芳月

 

    “国家经济发展了,社会在进步,企业发展回归到对人的关怀;为了实现持续发展,企业在创造价值的同时,应主动增加对环保和社会责任的投入。”

 

  三十年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工程大学就读核反应堆工程专业的柯荣卿也许不会想到,在打造专业沥青民族企业这条路上走了十余年后,会重兵布阵新能源锂业的发展。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逐步深入,国家大搞基础建设,但当时的中国在公路道路建设方面依然大大落后于国外。特别是在道路用改性沥青行业,所用产品大多数来自国外品牌,中国尚无自己的专业沥青品牌。

 

  市场空白带来了商机。1998年,以研发和生产专业沥青为主业的路翔股份(13.71,0.28,2.08%)有限公司在广州成立。引进专业人才,借鉴国外技术,与国内高校院所合作技术创新,开拓市场销路,经过十三年的发展,路翔如今拥有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沥青产品,在国内形成七大片区战略布局,并于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国内专业沥青行业首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多年来路翔产品在国内新建高速公路专业沥青市场的占有率连续位居国内同行业前三甲。2009年公司斥资7310万元收购四川甘孜州融达锂业有限公司51%股权后,路翔改变了之前的单一业务局面。

 

  “沥青是石油提炼出来的产品,是能源的相关产品;锂产品是新能源的关键材料。”发力锂业,公司业务变成两条腿走路,柯荣卿对路翔也有了新的定位:路翔将成为一家新型的能源企业。

 

  柯荣卿是军人出身,对于企业社会责任有自己的看法。现在很多企业一提到企业社会责任,就会想到慈善和捐款,他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包括但不只限于慈善和捐款,虽然慈善和捐款是很多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一种直接表现,也能为企业带来很好的形象效益,但企业不能为了捐款而捐款,为了慈善而慈善,企业社会责任更应当体现为一种创造社会价值的能力。

 

  在打造低碳环保的能源企业方面,路翔走过了一条值得肯定的路。改性沥青是一种塑料、橡胶的嵌合物,废旧轮胎、废旧地膜这些一般人眼中的废品,都可以变废为宝地成为改性沥青的原材料。“过去的沥青夏天软,冬天开裂,重车一压就坏,有了各种高质量的改性沥青,道路免维护的时间会延长,交通事故也大大减少,能给老百姓带来一个更加安全舒适的行车环境。”而锂电支撑着低碳环保新能源。每次去四川康定矿区,他都会跟采矿工人讲:“虽然是在海拔四千多米的矿地工作,很辛苦,但是开发的产品造福了人类,社会价值是非常巨大的。”

 

  企业社会责任还应体现在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过程中,是否低碳环保无害。企业在创造利润的同时,要承担对员工、社区和环境的责任,“我们始终遵循对社会、对股东、对客户、对员工负责的企业精神,成就他人的同时成就自我。”

 

  《长江》:不管是公司的沥青板块还是锂业板块,您都比较强调企业社会责任。您如何理解企业社会责任这个概念?

 

  柯荣卿:同样是做生意,我们在考虑经济效益的同时,还要考虑社会效益。无论是沥青产品,还是我们正在开发的锂产品,某种程度都有很直接的社会效益。这也是企业的发展理念,包括如何保持企业的持续发展和保证企业竞争力的问题。企业要做有利于老百姓的产品,同时也要有能力持续经营和发展。我们既要以社会责任感为出发点,同时还必须有能力去把这个企业做大、做强、做好,而且能够接受各种挑战和竞争。

 

  《长江》:长江商学院教授李伟认为,把CSR与企业的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才能持续和长久,欧盟也强调CSR是将对社会和环保的关注融入到商业运作之中。在这方面,路翔有哪些经验?

 

  柯荣卿:商业模式是比较具体但又抽象的东西,各行各业都不一样。我们这个行业,要将对环保的关注融入到商业运作之中,一种是在产品生产过程中对环保和社会责任的关注;另外一个就是这个产品本身是环保、低碳的,还包括我说的沥青产品改善道路安全的问题等。

 

  改性沥青关键就是解决道路的安全、舒适问题。随着改性沥青的推广,道路免维护的时间也会延长,安全性能会得到进一步的改善,这其中也包括对很多新材料的应用。比如,日本的道路基本是排水性路面,路面的石头与石头间是空的,下雨时路面不容易积水。日本在用排水性路面之后交通事故率和人员死亡率下降了70%。我们现在也在做排水性路面,而排水性路面就需要高黏度改性沥青,不是一般的改性沥青。

 

  除了产品服务于社会,在生产过程中,沥青也好,矿山也好,应用的都是化工类技术。矿山开发、冶炼、化工都是贯穿于路翔这个企业的,所以从这个方面的社会责任来讲,既要考虑这个企业内部自身员工的身心健康问题,也要考虑对环境影响的问题。作为上市公司,我们是严格按照国家的规范指引来做的。

 

  《长江》:您怎么理解CSR与企业核心竞争力之间的关系?路翔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柯荣卿:一个好的企业要持续发展,必须有一个良好的社会形象,不能因为一时贪利造成负面影响,重塑公众的信心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得到的。所以一个大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在追求持续发展的过程中肯定会去关注社会职能问题的方方面面,保证企业的健康发展。像前两年闹的牛奶质量问题,搞到现在老百姓都不敢喝国产牛奶,要到香港那边去买,实际上现在可能牛奶已经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关键是大家已经没有信心了。企业不讲社会责任,给企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最终丧失市场竞争力,这是因果关系。

 

  创新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灵魂,其中包括技术创新和经营管理创新,靠创新和价值创造去成就一个企业,才是企业得以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长江》:路翔现在是一个能源企业,企业社会责任也有一个行业的问题,不同行业的企业社会责任概念应该也有所不同,作为能源行业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柯荣卿:这一点我想同样还是两个问题。能源行业的结果是输出电力等能源服务社会,但是生产过程一定要安全可靠。比如说最近的日本地震引起的核危机,就很值得我们思考。核能行业一定要提高安全系数,比如说核反应堆肯定不适合建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其他的清洁能源,像风能、太阳能等都没有什么大问题。锂电在能源行业是一个关联产品,但又是支撑新能源发展的一个重要产品。除了我们概念中的电动汽车之外,像风能、太阳能都离不开锂电。风能、太阳能的采集需要蓄电。锂电体积小,存量大,有它的优势。所以,锂业对新能源发展是有帮助的,但是从我们做这个产业本身来讲,锂电产业对环境保护的要求很不同。比如废旧电池的回收,这一块肯定专门有人做这些事,这方面的产业链我们会关注,但是目前要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有了之后再解决合理循环的问题。

 

  《长江》:企业社会责任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企业家自身对企业社会责任也应该有个不断改变的过程。您感觉这个过程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柯荣卿:大家的企业社会责任意识在大幅度提升,而且我们国家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是还是要有制度的保证。我记得以前我去参观王永庆在台湾投资的炼化厂,当时他这个投资成本中10%是用于环保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10%的比例这么高,很惊讶。实际上现在很多企业在环保的投入比例都很高,这是中国社会进步了,经济发展了,慢慢地必须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回归到对人的关怀。这些方面的投入,国家政策设置的门槛也抬高了,我们做企业的首先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这个是属于被动不是主动的。但是主动的努力体现在,很多企业要想实现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的意识也会大大增强。

 

  《长江》:路翔是否有一个持续的CSR计划?

 

  柯荣卿:这两年,财政部推出一些企业内控指引,内控指引里面有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开始在制作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然后再逐步往下推。比如说,按照新规定,安全岗位必须有多少人来控制,过去也许就一个部门两三个人,现在可能要求十个、二十个人来控制,这会使得企业成本大幅度提升,所以如果这个企业有一定规模和产品营运能力按照规定严格来做,那可以;如果企业规模不大,自身能力并不强,就需要找到一个比较理性的平衡点。

 

  路翔也非常关注这些问题,但报告是格式化的东西,我们更注重产品服务于社会。另外就是对社会、社区的关注,包括平时的公益和慈善。我是路翔的控股股东,目前路翔还处于不断投入的阶段,所以像慈善、捐款这一些,我更多是以个人的身份在做,还没有让企业拿出更多资金去做。

 

  《长江》:低碳经济和绿色经济被业界视作未来趋势,但目前来看低碳不“经济”,绿色也挺昂贵,强调环保和企业社会责任是对很多企业的负担,路翔的情况如何?您如何评价?

 

  柯荣卿:这个问题要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理解,就是社会的可持续化发展问题。比如传统能源跟新能源的关系问题,化石类能源按照粗放型发展下去是难以为继的,传统能源带来的环境污染会越来越严重,但从目前来看经济成本相对比较低。而风能、太阳能甚至电动汽车,从某种程度来讲投入跟产出的比例可能要比传统能源要高一些,有的甚至高出很多。

 

  但是,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来讲,如果传统能源还保持这种高增长,新能源没法得到快速增长的话,这个社会是难以为继的。从这个角度讲,传统能源会增长,新能源也会增长,但是新能源的增长速度一定要大于传统能源的增长速度,这样的话社会才可能得到持续和健康的发展。

 

  在这个大命题下,发展新能源行业现在遇到的经济性问题该怎么解决?这就需要全社会的力量,而不是指望单纯一个企业来解决。为什么政府会出台一些新能源的政策,包括给补贴,所谓补贴就是把从传统能源上赚的钱回馈到新能源上,来扶持新能源的发展,因为新能源的发展初期还没有产业化,成本很高,但这会是一个短暂的过程。中国政府的执行力是非常强的,所以解决新能源的问题,可能又是中国今后发展的一个强大动力。

 

  《长江》:路翔现在做的锂业这一块,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

 

  柯荣卿:锂业现在也是一个投入期。如果讲机会成本,我现在拿这笔钱去投其他行业和其他产品可能来钱更快。投锂业短时间内经济效益没有凸现出来,现在正处于不断规模化发展的投资期,未来需求相信会出现一个爆发性增长,我们的投资价值及企业发展能力会得到体现,这是一个企业战略决策的问题。

 

 

Copyright © 2001-2012 融捷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47442号 powered by:www.topra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