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控制全球最大锂矿,路翔才开始

发布时间:2013-11-20 点击量:4276

                         来源:理财周报  记者:江勋(实习记者 董兰兰采访整理)

 

   理财周报:柯总,你好。公司的季报刚刚出来,动静比较大,大家都在看着你这个“亚洲锂王”。能否介绍下这次收购的价值。

 

  柯荣卿:这一次投资7310万元收购融达锂业51%的股权,除了直接拥有511.4万吨锂辉石矿的采矿权以外,也控制了地下将近3000万吨锂辉石矿。

 

                                          “锂矿王”

 

  理财周报:目前有无最新的进展?

 

  柯荣卿:94日股权收购日生效,工商手续10月份才全部办理完毕。股权生效之后我们就进入实质工作了,主要就抓四个方面,一是团队建设,第二个就是规范管理,第三是生产调试,第四是竣工验收。

 

  第一点,团队建设。在人才团队方面,我下了比较大的功夫,现在已经基本搞好,有一个总经理,两个副总,一个总工和一个副总工。其中总经理和总工都是新外聘进来的,他们都有十多年矿山的工作经验,总工是二十多年矿山工作经验,十多年锂业经验,所以客观来讲,有这两个人来牵头负责工作,我是有信心的。一个副总和副总工是来自原来的团队,还有一个副总是我们原来投资企划部的经理。这是整个经营团队的基本情况,招聘过程就经过了考虑,毕竟要考虑到高原的工作环境,已经经过了前期沟通和实地考察。高管团队已经形成,而管理层和技术一线的构建是关键,下一步整个团队上上下下应该已经能够基本搭建起来,对于团队有信心。

 

  第二点,规范管理。这既是矿山企业的要求,也是上市公司的要求,融达锂业以前不是上市公司,现在被我们收购了,就成了上市企业了。规范管理的好处之一,就是解决过去多年的遗留问题。也许大家会有疑问,为什么矿投资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投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争议。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客观的讲,这是民族地区,需要充分的沟通,处理问题要更加谨慎。而且另外一方面,这个矿在当初工程设计、工艺调试,包括技术力量、保障、管理力量、组织系统性等方面,都不是很够。

 

  第三点,生产调试。前面所做的那些工作都是基础,跟州里开过协调会,我们争取今年能完成验收,明年开春之后能够顺利生产。这就要求年底必须出东西,明年才能出东西。现在进行的工作就是空转调试和投料的调试,主要分两部分,一是采矿,二是选矿。

 

  采矿受气候影响,目前是正常的,只要不下雪,不结冰,就能实行爆破采矿,而且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山里已经比较少下雪了,很多时候都是下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停了,而且下了之后也不容易结冰。我们在10月和11月都有采矿的计划。另一方面,选矿是不受气候影响的,选矿就是为了得到锂精矿,需要调试,我们有三个目标,一是能不能出产品,二是能不能出高质量产品,三是能不能出高质量低成本产品,第二点和第三点是途径和目的。

 

  为了到达目的,我们找了技术力量支持,和长沙矿冶研究院在合作,它是属于中央国资委直属的,为我们出了几个专家做了课题,有一个院士助理,两个回国博士教授在做,在原有的技术基础上进行改进。所以说,技术工艺这一块我们是企业和研究院共同在努力。

 

  第四点,竣工验收。包括各项工作,环保、水保、消防、安防等等,州和县各部门领导都开过会,希望全力支持企业通过。我们是州里面四个重点矿之一,对州经济发展有重要意义,州的税收有一部分是返回给州县乡的,可以说是我们和当地百姓成为了一个共同利益体。

 

                                        碳酸锂龙头战略

 

  理财周报:这个矿的规划是怎样的?

 

  柯荣卿:总体来讲,我对年底出产品、通过验收是有信心的,明年开春正常生产也是有信心的。

 

  我们明年第一季度的工作计划,有几个,一是从日处理能力800吨要扩到3000,第二是拿后续的矿权,对采矿进行认证,现在的矿是134脉的一部分,我们考虑把另一部分也拿下来,大概三千万吨。还有一项工作是启动深加工,要把锂精矿深加工变成碳酸锂。明年起我们就启动这个项目(建设年产1万吨的电池级碳酸锂。)

 

  把这个矿搞起来之后,我们在全国就是龙头企业,我们拿到了非常好的资源,再加上我们规模化的发展,我们会成为行业里的龙头企业,我们非常有信心。

 

  总之,把矿搞起来,在国内成为龙头企业,有信心,信心来源于公司的规模化发展,矿好,而且是稀缺性资源。

 

  理财周报:你想把路翔带到一个什么位置?框架里是如何规划的?

 

  柯荣卿:作为路翔,前十年,只做公路沥青材料,2007年上市后,20082009年利用上市,铺摊子,发规模,全国布局已经基本形成,7大片区8个子公司,现在4个全资四个合资,合资公司里面有重组变成全资公司的可能。应该说,第一板块已基本完成,沥青处于原油产业链的下端,受原油影响很大,开展第二版块,有助于降低风险,提高收益,将来有可能搞第三板块,三个板块都专业化,互相支持。第二板块是新能源,第三板块要视情况而定,希望是技术性产品,有技术附加值的产品,有远景的方向。

 

  目前工作是集中精力做好两个板块,第三板块还言之过早。我们是实业公司,金融、服务、投资目前没有考虑,今后第三板块目前还没有考虑成熟。第一板块经过这两年发展,明年希望规模成效益,这两年原油波动、铺摊子的前期费用比较高。明年合同额已有八亿,所以明年十几个亿合同是没问题。

 

  沥青方面主要有四个方面,改性沥青销售,改性沥青加工,重交沥青贸易和重交沥青代理。过去加工做的比较多,而且量少,将来希望加大改性沥青的销售。

 

  第二方面,如果明年开春后矿能正常生产,这本身就是比较稳定的收入,锂的远景是很好的,除了电动汽车、手机这一块大家熟知的,还有风能、太阳能的蓄能装置,可能比电动汽车版块还要大!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这一层面。国家要想持续发展,必须考虑风能和太阳能,要存能,就离不开锂。国家能源三分天下,煤炭、石化和新能源,新能源主要就是核电、风能和太阳能。国家补贴力度大,就是为了促进新能源的发展。我们的矿,不仅仅做工业级,我们是做电池级的,品位很高。我到矿山跟员工讲,发展新能源,是人类生存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工作是在造福全社会,这是做企业的使命感和社会价值。

 

                                      关于钱的问题

 

  理财周报:未来三个板块有无相互关系?你的逻辑是什么?

 

  柯荣卿:三个板块不一定必须有关联度,或者要处于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我关注的是每个版块都要专业化,现在第一板块已经成为了龙头企业,第二板块也正在努力。

 

理财周报:成本如何平衡是一个问题,目前沥青和矿两块业务都需要较大的成本,需要较大的资源来驱动,比如资金和人才。

 

  柯荣卿:是的,第一个板块业务量增大了,需要资金,第二板块后续投资需要资金,资金问题对企业发展确实紧要。我粗略看了下,三季报路翔股份的负债率到了63%,还是比较高的。

 

  柯荣卿:我们负债率高其实是有行业原因,要做分析。这次三季报我们负债率高,是因为辽宁公司准备开展冬储,对方提前交了一个多亿,钱压进来后就提高了我们的负债率,因为如果进来后变成库存了就另外一个概念了。这笔钱又大,一个多亿,我把材料消化了,负债就下来了。

 

  负债率要分情况对待。简单说,因为我是投标中标的项目,有价格约定的,跟中石油中石化有价格约定的,下游是公路,业务很单一,价格也约定,所以是两头锁定风险的业务。现在只要有合同的,他就敢给你钱。这就是合同融资。我们的客户非常单一,业务非常单一,明年接的项目,现在接的,都是两头锁定的。关于应收账款的问题,公路行业有个结算周期的问题,但我们的钱都可以收回,这么多年我们没有坏帐死帐,风险性就低了。

 

  理财周报:我很想知道。你有没有一本关于投资与融资,成本与收益的账?譬如明年你这两块业务明年到底需要多少资金投入?

 

  柯荣卿:这个我肯定是有的,但是为什么不方便透露呢?譬如说,后续3000万吨矿权收购要多少钱?评估是什么价钱,我作为企业当然是越低越好。

 

  我这一次收购的价格和明年是不可比的。我这一次是收购股权,2005年拿矿权的时候,锂精矿才几百块钱一吨,还要亏本做,现在起码是2000块一吨,随便做都赚钱。所以是两个概念。

 

  理财周报:那么,后续的融资怎么安排?怎么进行配置?

 

  柯荣卿:我们有上市公司有平台,不管是银行融资,证券市场,包括发行债券、股权融资,有这个平台都可以做,后续会多条腿走路,银行和资本市场都行。至于后续矿权的购买,明年融资趋向走资本市场这条路,通过股权进行融资,这是首选,这要到年底再去考虑。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上市的相关这些机构跟我们也一直在沟通。

 

  周转资金主要通过银行,项目投资主要靠资本市场融资。因为你说要周转资金,证监会是不会批给你的,只能通过项目去报批融资。

 

  理财周报:目前市场上对锂的提取方法讨论的比较激烈,是矿山提取还是盐湖卤水萃取,这方面你怎样看?

 

  柯荣卿:通过锂辉石提取的技术很成熟,盐湖卤水存在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资金要求很高,而且每个地方的地质、化学情况不一样,不是每个湖都能做到电池级的锂。在南美那边比较成熟,在国内还需要去突破。我个人是希望盐湖卤水取得突破的,我是乐见其成的。因为国内搞不出来,市场就被国外占了,锂未来的需求量很大,服务于国家的新能源。

 

  盐湖卤水的锂里面有镁等杂质,要除掉杂质成本比较高。过去有误区,认为盐湖卤水萃取比矿石提取成本高,这是要看哪个地区的湖水,国内来讲,卤水萃取的技术瓶颈还没有突破。

 

  早年改性沥青还没有的时候,人家外国人赚钱那是毫不留情的,这个我深有体会。国家以后对新能源发展如此渴望,需求量很大。将来哪怕卤水萃取突破了,我们依然会有发展空间,只是一个利润薄厚的问题。不要以为我为了自己就希望别人不能成功,不能这么狭隘,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讲,这是我们做企业必须具有的胸怀。就比如力拓案就是典型,中国产不出,人家老外就会肆意开价。

 

  理财周报:我觉得你是一个控制欲求很强的人,这是不是和你的军人背景有关?你几次提到要“全资”,包括这个项目,这个对赌协议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荣卿:呵呵,这个的确是我的一个经营管理理念。这个“对赌”协议引发了社会上的很多争论,今天我说一下当时的一些细节。当时甘孜州政府的一个副书记从政府的角度提出了几个方案,后来过渡到我和荣捷公司来谈这个方案。一开始,融捷公司是不肯放弃控股权的,它的底线就是50%对50%,但路翔是上市公司,并且在经营管理方面我更有经验,我坚决要求控股,相对控股也好,绝对控股也好,反正一定要控股或成为第一大股东。到了最后,后来时间实在不允许再拖了,再拖影响后续事情了,最后我们拿出的方案其实是投行、评估师、会计师事务所这些机构拿出来的。他们说,不行的话,跟其他企业一样搞了一个“对赌”协议。做得好的话把股权拿过来,做不好的话给他一个退路。刚开始约定的是1800万的违约金,其实是900万的概念。这件事情可能给公众造成了很多错觉。

 

  理财周报:你确实想把股权全收购过来?

 

  柯荣卿:这方面我们有很多方式来处理,打个比方讲,我们可以把持有49%的股东的股权变成我们的股份,都是可以操作的,现在的操作模式都是多种多样的,换个平台来运作都是存在可能性的。现在都不是重点,不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影响对这个矿失去信心,或者不看好。如果不看好的话,就不会有其他企业像宏达股份(600331,股吧)来争了。也不会因为这个对赌协议,比亚迪的股东在这方面就存在怀疑顾虑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所以这个问题完全可以说清楚,我一般不多说这个,但不说外面的片面理解有些误读。

 

  理财周报:吕总当时为什么愿意出让呢?

 

  柯荣卿:吕总其实也是很成功的,他搞投资高金融,有过人之处,但搞实业不一定是强项。他为什么愿意和我们合作呢,他看到我们可以优势互补。所以,这里的确不存在谁吃掉谁的问题。

 

  理财周报:你心里有没有几个内心比较担忧的问题?

 

  柯荣卿:做企业每天都有挑战,对于我们来讲,从成立期发展到现在的成长期,做每个决策都经过科学的考虑和程序,目前为止还没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

 

  理财周报:最关心哪个?

 

  柯荣卿:我最关心的是人的问题,选人、用人、管人。

 

  理财周报:人够吗?

 

  柯荣卿:人是够得,但需要一个自我提升的问题。

 

 

Copyright © 2001-2012 融捷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47442号 powered by:www.topra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