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路翔股份锂矿梦

发布时间:2013-12-05 点击量:4644

                                    来源:证券日报  记者朱益民

9月4日,路翔股份(002192)度过了决定未来企业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

是日,路翔股份2009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在广州召开,出席大会现场、占表决权股份总数61.07%的股东及其授权代理人,无一票反对和弃权,表决通过了公司斥资7310万元收购四川甘孜州融达锂业有限公司(下称融达锂业)51%股权的议案。

融达锂业主要经营锂辉石矿的采选,现拥有四川甘孜州呷基卡矿区134号脉锂辉石矿511.4万吨开采权,金属锂含量73700吨。从锂辉石矿提取的锂是碳酸锂的主要原材料,碳酸锂被广泛运用于锂电池行业、医药、蓄能装置等多个行业领域。

电池材料的稀缺资源——锂矿在新能源革命背景下确实前景诱人,但由于碳酸锂矿石提取和盐湖卤水萃取技术路线之争影响着对呷基卡矿开采前景的评估,加之公司专业背景的先天不足,路翔股份此番介入新能源产业还是招来市场疑虑。除了对融达锂业原股东转让股权动机、融达锂业能否如期达产等存有疑问,更对其美妙前景背后的不确定性深感担忧。

因此,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51%股权,是寻找到了利润增长的第二业务板块,还是为自己埋下巨大的投资隐患,市场存在明显的分歧。

1.呷基卡矿前传

本报记者获得信息显示,从上世纪60年代地址发现、确定矿床远景和工业价值,到矿山建设、开发,四川甘孜州呷基卡锂辉石矿几乎沉睡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 整个呷基卡矿区锂辉石储量约8400万吨,平均矿品位1.44%,精矿品位6%,仅134号脉拥有的储量已达大型规模,为目前全球资源储量最大的优质锂辉石矿山。

然而,由于矿床地处9级地震烈度带,高寒缺氧,雨季雷暴较频,每年11月~翌年3月为冰冻期,施工期只有8个月,整个矿山建设开发进展一波三折。

1999年底鹰航锂业有限责任公司以134脉矿床作为开采矿山,筹建日处理500吨的采选厂。由于资金技术等原因,未投入开采,2001年下马。

2002年,中信国安锂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西昌金天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再次开发134号脉矿,但因市场疲软等因素致使该矿开发进度缓慢,四川甘孜州国土资源局于2004年初,注销了该矿原采矿权人的采矿权。

2004年3月,四川省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矿业)通过招标,以1398万元人民币竞得甲基卡134号脉矿开采权,第二年7月,四川矿业与广州融捷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捷投资)合资注册成立甘孜州融达锂业有限公司(下称融达锂业)。

但自融达锂业接手到现在,整个矿山仍处于试生产阶段,除了工艺及设备参数条件尚需完善优化外,矿山环评验收和安全生产验收尚未完成。

2009年8月3日,路翔股份发布融达锂业股权收购公告,拟以7310万元人民币收购融捷投资持有的21%股权和四川矿业持有的30%股权。

鉴于整个矿区的现状,路翔股份此番介入,市场并不看好。对此,路翔股份董事长柯荣卿向记者表示,“对收购融达锂业股权的风险我们事先有过评估,结论是,呷基卡锂辉石矿的资源是好资源,国内锂辉石矿采技术是成熟的技术,尽管存在一定困难,只要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融达锂业还是可行的。”

然而,融达锂业在长达近四年的时间内迟迟无法达产的现实,成为国内券商机构研究员对路翔股份矿权收购前景缺乏信心的重要因素,尤其是此前很多具有专业技术经验的公司都不能成功,路翔股份凭什么能够保证如期达产呢?这是市场最大的担心和疑虑。

柯荣卿对此则解释为,在路翔股份介入前,由于融达锂业急于求成,对矿山建设开发采取了边建设、边施工、边设计的发展思路,一方面缺乏整体协调规划,另一方面部分选矿设备选型出了些问题,致使选矿生产不能保持稳定。

此外,柯荣卿认为,融达锂业迟迟不能达产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人为因素,在呷基卡矿建设开发过程中,融捷投资与四川矿业两个股东的管理理念发生严重分歧,致使矿山建设施工进度受到影响,而其中宏达股份重组融达锂业未能如期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产建设的正常推进。

2.融达锂业股权暗战

虽然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股权时宣称,现有改性沥青生产销售存在季节性强、业务不均衡的经营状况, 公司一直在积极地探索和开拓现有业务之外的第二板块业务,希望能与现有主营业务形成一定程度的互补,以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但由于融达锂业控股股东融捷投资的特殊身份,市场还是对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股权的真实动机,产生了怀疑。

直至参加完路翔股份9月4日召开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深圳某证券公司行业研究员对路翔股份收购行动仍然表示不解。

在题为《收购锂业资产,进军矿业和新能源领域》的路翔股份调研简报中,该研究员公开对路翔股份收购行动提出三方面质疑:一是融达锂业能否按期达产;二是融捷投资股权转让的动机;三是路翔股份已经取得了控股权,为什么还要和融捷投资签订“对赌”协议?

融捷投资为比亚迪的第二大股东,其掌门人吕向阳与比亚迪掌门人王传福关系密切,两人为表兄弟关系,而镍氢、镍镉、锂电池生产为比亚迪重要的利润来源。既然呷基卡真的是全球第二大、亚洲第一的优质锂矿资源,在当今资源为王的时代,为什么不把这块优质稀缺资源控制权交给比亚迪,而是拱手相让路翔股份?于是乎,便有了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为融捷投资接盘之说。

据比亚迪电池级碳酸锂最大供应商——四川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董秘李波介绍,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并不是外界认为的那样,是把比亚迪不认可的锂辉石矿设局转让给路翔股份,比亚迪之所以没有收购,原因是锂矿石的采选、深加工属于非常专业的工作,虽然在电池生产和电动汽车方面具有技术优势,但对产业链的上游并不具备优势经验,几经权衡最终决定放弃对融达锂业公司的整合重组。

另据知情人透露,在2006年的时候,比亚迪掌门人王传福曾实地考察过呷基卡矿,可能是基于当时的市场形势和比亚迪自身发展尚处起步阶段的局限性,王传福放弃了控制上游资源的想法。

柯荣卿向记者表示,“想要收购融达锂业的并不只是我们路翔一家,宏达股份和目前正在筹划上市的四川天齐锂业都是股权的竞买方。由于宏达股份收购动机仅仅是为了收购资源,融捷投资无法接受其重组条件;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股权的目的是为了与融捷投资合作开发资源,不存在谁吃掉谁的问题,同时我们和融捷投资有多年的融资合作关系,加之当地甘孜州政府又希望引入上市公司的规范管理机制,种种因素促成了我们成功收购融达锂业。”

针对市场对股权收购对赌协议的质疑,柯荣卿的解释为,最初融捷投资并没有打算放弃融达锂业的控股权,只打算最多让出50%的股权,但路翔股份并不完全认同融捷投资目前对融达锂业的经营管理方式,为了充分发挥自身在工程技术管理方面的优势,坚持要取得融达锂业51%的股权,在一段时间内,双方曾经为此僵持不下。在中介机构建议下,融捷投资同意路翔股份收购51%股权,双方以签订股权收购对赌协议方式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

路翔股份披露的股权收购条款显示,双方同意就融捷投资在融达锂业剩余的49%的股权作如下约定:如在协议所约定的股权变更登记事项完成后的24个月内,融达锂业的净利润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不含5000万元),则在第24个月后的60天内,路翔股份有权要求融捷投资将“剩余股权”全部转让给公司;如在“协议”所约定的股权变更登记事项完成后的24个月内,融达锂业经营的净利润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包含5000万元),则融捷投资有权在第24个月后的60天内要求公司受让全部“剩余股权”,违约方需向对方支付900万元人民币违约金。

另据接近路翔股份的人士指出,之所以缺乏专业背景的路翔股份如此坚决的取得融达锂业控股权,一是因为呷基卡134号矿脉资源储量丰富,虽然目前融达锂业采矿权界定的可采矿石储量仅为500多万吨,但是134号脉剩余2966.30万吨锂辉石矿,根据有关部门规定,融达锂业对剩余矿石资源拥有以协议方式优先受让采矿权的权利,用500万吨的采矿权可以控制余下的近3000万吨矿石资源确实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3.融达锂业“钱”景几何?

市场之所以对路翔股份收购融达锂业的前景持怀疑态度,以至于不少行业研究员对业已发生重大变化的路翔股份暂不予以投资评级,很大程度上与呷基卡矿是否具有开采价值的分歧有关。

对呷基卡矿开采持否定意见的观点认为:锂辉石提锂在世界范围内已经让位于卤水提锂,世界主要公司早在1997年就开始陆续关闭用矿石提锂的工厂。碳酸锂的高价是暂时的,因为用锂辉石提锂,成本高于卤水提锂成本一倍以上,将来盈利或许会出问题;中国国内卤水提锂尽管比世界晚了10余年,但近年取得一定进展,将来发展前景广阔。

主张呷基卡矿开采的观点则针锋相对的指出,碳酸锂价格高涨,目前已超过5万元/吨。预计呷基卡的生产成本约为2-2.5万元/吨,规模开采的经济价值很大;而中短期国内盐湖的扩产仍需时日,供给明显受到季节性的影响;国内一些锂辉石矿已渐枯竭,如不开采呷基卡矿,国内厂家将需要从国外进口锂辉石矿,成本更高;国内玻陶产业购买的锂辉石还基本依靠进口。

三年前,在呷基卡矿进行投资开发论证时,有关各方形成了上述截然相反的两派观点。但在目前,碳酸锂矿石提取与盐湖卤水萃取相争不下的技术天平已经开始倾斜,正在朝着主张开采呷基卡锂辉石矿的一方偏转。

公开信息显示,国内主要从事碳酸锂生产的西藏矿业一期设计产能为 5000万吨,中信国安设计产能为2万吨/年,西部矿业盐湖集团也分别在建设1万吨/年的生产线,目前从盐湖卤水中提取碳酸锂的设计产能已达4.5万吨。

但实际上,国内盐湖卤水提取碳酸锂的发展仍较为缓慢。中信国安近两年的平均碳酸锂产量只有2000吨,只相当于设计产能的十分之一,于今年3月份完成技术改造后,实际产量每月也仅有500吨,全年下来相当于设计产能的三分之一。中金公司行业分析员金宇认为,短期内,中信国安突破盐湖综合开发瓶颈的可见度不高, 业绩乏善可陈,在市场上,仅仅是受益于新能源(混合动力车-锂电池-正极材料)主题。

西藏矿业旗下的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其负责的扎布耶盐湖一期工程2005年建成,至今同样达不到设计生产能力,如要达到设计生产能力,需扩大生产规模增加晒池、结晶池及辅助设施,其2008年营业收入49,837,308.75元,营业利润为-18,847,571.08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8,392,242.81元;截至2008年末,该公司总资产372,431,961.05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40,479,306.83元,已经陷入资不抵债的窘境。

近日西藏矿业发布2009年第三季度业绩预亏公告,称扎布耶公司长期处于高负绩经营,加之原项目设计技术参数偏高,以及生产条件等因素影响,导致扎布耶盐湖项目投产以来一直未能达产,对公司业绩有较大影响。

天齐锂业董秘李波告诉记者:“外界普遍认为的矿采碳酸锂成本高出盐湖卤水提取成本一倍的说法是不对的,和盐湖卤水提取碳酸锂相比,矿采生产成本虽然相对较高,但实际差距绝对差不到一倍之多。更为重要的是,目前国内盐湖卤水提取碳酸锂遇到了重大技术瓶颈,只能提取工业级碳酸锂,如若进一步提纯到电池级碳酸锂,其生产成本可能要高出矿采碳酸锂。”

据了解,为比亚迪供应电池级碳酸锂的天齐锂业,目前完全从澳大利亚进口锂精矿,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盐湖卤水提取的锂含有镁等活跃金属的比例较高,用于电池生产容易导致自放电从而影响蓄能,只能用作工业级碳酸锂使用。国内的锂辉石矿虽然适用于电池级碳酸锂的深加工,但由于产量小、品位低,无法满足动力电池的生产需要。

目前,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品位达6%的锂精矿到岸价格为4800元/吨,国内的普通的锂精矿含税价格仅为2100元/吨左右,两者价格相差有一倍之多。

融达锂业采矿权评估报告显示,含锂6%的锂精矿预测销售价格含税1800元/吨,低于目前市场的平均水平,公司每吨锂精矿成本为1100元/吨左右,若年产4.4万吨锂精矿如期达产,则全年实现锂精矿销售收入7458万元,实现利润2912万元,有望满足对赌协议设定的两年实现净利润5000万元的经营目标。

柯荣卿认为,在不进行锂精矿深加工的情形下,只要能够顺利达产,则有望在两年内实现净利润5000万元的目标,一旦开展高附加价值的电池级碳酸锂深加工,公司的盈利能力会进一步增强。

他向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的进口锂精矿之所以能够比国内的产品高出一倍以上,除了精矿品位因素外,更是国内无法批量生产电池级的锂精矿,导致外商漫天要价。我们达产后,虽然不能完全和进口锂精矿分庭抗礼,但至少能够能让价格下降20%—30%。”

但这一切必须以呷基卡矿一期工程能够顺利达产为前提,而融达锂业的采矿权评估报告显示,融达锂业锂精矿采选产量在2011仅能达到设计产能的80%,需要到2012年才能完全达产,而2011年以前,融达锂业则因仍处于矿山建设期,无法实现一分钱的销售收入。

8月28日,甘孜州召开州县两级政府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今年年底融达锂业要完成竣工验收,要求州县各有关部门全力协助企业搞好投资建设及试生产工作,确保明年投产。

时至今日,路翔股份并没有向外界公布融达锂业一期工程达产的具体时间表,但柯荣卿向记者透露,融达锂业今年底将有产品问世。

 

Copyright © 2001-2012 融捷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47442号 powered by:www.toprand.com